EnglishРусский язык??????????Deutsch

當前位置 : 首頁 >> 社會 >> 正文

文山州的“山水”致富路

2019-11-18      本刊記者 王蘊聰 秦斌

  • QINB1632.jpg

    普者黑國家濕地公園位于云南省文山壯族苗族自治州丘北縣境內。這里擁有獨特的喀斯特地貌和美麗的山水田園風光,融湖泊、山峰、荷塘及周圍村莊濃郁的民族風情為一體,令游客如置身于畫卷之中,流連忘返。 攝影 秦斌/人民畫報

  • DSC04295.jpg

    普者黑鄉村山水田園風景區內的萬畝荷塘。 攝影 秦斌/人民畫報

  • QINB1428.jpg

    游客在普者黑景區泛舟游覽。普者黑景區由山、湖和田園構成,在景區里乘坐小船游湖,成為欣賞風光的獨特方式。近年來,普者黑景區利用豐富的旅游資源大力發展特色旅游,推出了湖中泛舟、荷塘漫步、農家作客等旅游項目。 攝影 秦斌/人民畫報

  • QINB1568.jpg

    由仙人洞村村委會主任范成元經營的具有彝族 特色的喳喳呀客棧。 攝影 秦斌/人民畫報

  • DJI_0045.jpg

    身著少數民族服裝的仙人洞村村民等待即將開始的篝火晚會。 攝影 秦斌/人民畫報

  • QINB2146.jpg

    普者黑國家濕地公園以水上田園、巖溶濕地、荷花世界、湖泊峰林等景觀著稱。這里山水秀麗、風景如畫,吸引游人前來蕩舟賞景。 攝影 秦斌/人民畫報

  • QINB1255.jpg

    在八道哨鄉大布紅村,連片種植的萬壽菊構成了一片花海。村民們正在花田間采摘。 攝影 秦斌/人民畫報

  • QINB2065.jpg

    村民正在辣椒地中作業。作為丘北縣特色支柱產品的辣椒現在已經暢銷海內外。 攝影 秦斌/人民畫報

  • QINB2470.jpg

    硯山稼依華僑農場收獲僑園梨的農戶。農場種植僑園梨1200余畝,年產值達3500噸。 攝影 秦斌/人民畫報

  • QINB1863.jpg

    新鮮出爐的鮮花餅。成立于2016年的普者黑玫瑰莊園是集種植、研發、休閑、觀光、鮮花食品為一體的農業觀光莊園。 攝影 秦斌/人民畫報

  • cDJI_0191.jpg

    在距離硯山縣城50公里的松南農業開發有限公司蔬菜基地中,來自附近鄉鎮的農戶在緊張地作業。 攝影 王蘊聰/人民畫報

  • QINB2840.jpg

    在文山三七國際交易中心出售的三七根。 攝影 秦斌/人民畫報

  • QINB2609.jpg

    技術人員在苗族三七種植基地農場內的三七土壤改良配方試驗示范區里察看環境濕度和三七種苗生長情況。 攝影 秦斌/人民畫報

  • QINB3032.jpg

    文山學院三七研究院,師生對三七的進行質量檢測。三七研究院可以進行種植環節、病蟲害分析、農藥成分分析、成品質量檢測等的三七全產業鏈質量檢測。 攝影 秦斌/人民畫報

  • QQ截圖20191113151454.png

    三七植株示意圖

< >

  “山大石頭多,出門就爬坡。”這曾是對云南文山壯族苗族自治州的寫照。黨的十八大以來,文山州世居的11個民族群眾在當地政府的帶領下生活得到極大改善。以產業發展、脫貧攻堅、生態建設等為依托,文山州走出了一條“山水”致富路。

  云南文山壯族苗族自治州西疇縣因喀斯特地貌占國土面積的75.4%,是云南全省乃至全國石漠化最嚴重的地區之一,山大石頭多、人多耕地少、水土流失嚴重,曾被外國地質專家判定“基本失去人類生存條件的地方”。面對惡劣的生存環境和艱苦的生活條件,西疇人不放棄,他們向大山進發,與石漠抗爭,鑄造了“搬家不如搬石頭,苦熬不如苦干;等不是辦法,干才有希望”的“西疇精神”。

  一直以來,苦干加實干的“西疇精神”為全文山州秉承,特別是進入新時代,更是煥發出新的活力。身處滇東南的文山州,已經從一個貧窮落后的邊疆少數民族地區,逐步發展成為經濟興旺、社會進步、文化繁榮、民族團結、邊疆穩固、人民安居樂業的民族自治州。

  這里有風光旖旎的普者黑、馳名中外的文山三七、甜美的食用玫瑰、無公害的蔬菜……上天賦予的美景和特有的物產,加上各族群眾的勤勞肯干,使得文山州的生活越來越好。

  自發探索“山水”脫貧模式

  文山州的旅游資源得天獨厚。作為云南省旅游發展的新名片,文山“世間罕見、國內獨一無二的喀斯特山水田園風光”,以及民族風情溶于一體。曾經創下高收視率的綜藝節目《爸爸去哪兒》,以及一些熱播影視劇都曾在文山州丘北縣的普者黑取景,這讓普者黑國家濕地公園率先蜚聲全國。

  “普者黑”,彝語,意為“盛滿魚蝦的湖泊”。當地對這里的開發可以追溯到20世紀90年代初。水上田園、彝家水鄉、巖溶濕地、荷花世界、湖泊峰林、鳥魚天堂……泛舟湖上,船從荷間過,人在畫中游,“萬畝荷林”碧波蕩漾。而仙人洞村就位于景區核心地帶。

  仙人洞村,是云南省級貧困縣丘北縣下轄的一個少數民族村落,在這里居住著近千彝族撒尼人。曾經,祖祖輩輩靠打魚為生的撒尼人為了生存背著口袋外出借糧,仙人洞村一度被叫過“口袋村”。

  “我們1992年開始搞旅游,自建的旅店洋不洋土不土,既不像農家樂,也不規范,毫無特點可言。到2013年我們村子的年人均收入也才1萬元左右。”仙人洞村村委會主任范成元是較早帶領村民致富的村干部,因為當時見識有限,辦法少,曾經一度為發展犯愁。

  為了找對路子,從2013年開始,范成元及村“兩委”組織村干部、黨員和村民代表到北京、大理、麗江等地考察,讓村民走出深山開眼界,向省內外做得好的地方“取經”,借鑒發展模式和經驗做法。考察回來后,范成元帶頭對自家旅館進行改建,并聘請專業設計團隊,動員全村對房屋外觀實行一戶一設計。村里的小旅館很快改頭換面,成了深得游客青睞的撒尼特色客棧。

  普者黑成為旅游“爆款”后,為這里的人們帶來了實實在在的致富機遇。仙人洞村村民們就利用自家一切條件,興辦農家樂、客棧、鄉村酒店、民宿等,吸引游客前來觀光旅游。至2018年末,仙人洞村196戶村民年人均純收入增長到了4萬余元,全村經濟凈收入達到4000多萬元,成為名副其實的富裕村。

  依托普者黑的“萬畝荷林”景區,每年6月底至9月初的旺季,仙人洞村經營較好的客棧,每個月的收入甚至可以達到20萬元。范成元說:“現在我們這里的淡、旺季已不明顯了,入住率全年都好。”

  生意越好,越要清醒。“要防止過度商業化。我們要讓本民族的風格保持下去,也能讓越來越多外面的人了解撒尼人的文化和生活。”范成元說。

  在普者黑景區,不只仙人洞撒尼人吃上了旅游飯、走上了致富路,周邊的其他少數民族也沒落下。隨著普者黑景區知名度的提高和游客量的增加,當地住宿、餐飲、土特產、特色旅游等行業呈現出良好的發展態勢。這些新興行業提供就業崗位5000余個,直接創造收入上億元,惠及普者黑、仙人洞、白臉山、菜花箐、阿諾等20余個民族村寨,覆蓋4萬余人。

  “我是聽朋友介紹的普者黑,決定來看看。我在這里已經一周了,感受到了什么叫做真正的慢生活。這里景色比電視上看到的還美,民族風情也濃。”一位從北京獨自來到普者黑的游客感慨說。

  隨著云桂高鐵開通,普者黑旅游發展更加迅速。普者黑高鐵站為文山州地級站,是云桂鐵路州級中心站和滇東南片區唯一設置的客運綜合站,也是師宗經丘北至河口和天保兩個國家級口岸的鐵路中心站。乘坐高鐵從普者黑至昆明僅1小時,至廣西南寧不到3個小時,至廣東廣州不到7個小時,極大地縮短了丘北前往祖國腹地以及沿海發達地區的所需時間,也吸引了更多游客前往普者黑。

  有味道的高原特色產業

  鮮花的香甜,辣椒的辛辣—丘北縣的高原特色產業“很有味道”。

  在阿諾村,初秋的普者黑玫瑰莊園紅、粉、黃、白等色系的玫瑰競相綻放。2013年,丘北縣引進食用玫瑰種植加工,并在普者黑景區建成集休閑、觀光、鮮花食品品嘗為一體的農業觀光莊園。莊園每天雇傭40名左右阿諾村村民,解決了當地農戶常年就業,有效實現了脫貧增收。

  文山的食用玫瑰有花味濃郁、色澤明亮、含糖量高等與生俱來的品種優勢。基于食用玫瑰種植基礎,玫瑰莊園通過“種植+加工+旅游”一二三產業相互聯動,深度融合。游客在這里除了賞花,還可以參與采摘鮮花,親手加工制作鮮花餅、玫瑰醋等體驗活動,更可以選購玫瑰活膚嫩顏皂、玫瑰花粉、凍干玫瑰花、凍干玫瑰花蕾、凍干玫瑰花精粉等玫瑰加工產品。

  丘北縣也被譽為中國辣椒之鄉。在雙龍營鎮近100畝的辣椒試驗田中,來自云南農業大學的鄧博士正帶著幾名學生,對丘北辣椒的連作障礙、提純擴繁進行研究。鄧博士介紹說:“從2004年開始,云南農業大學與丘北縣農業農村局辣椒所合作,在當地征地100畝,對丘北傳統農作物辣椒進行提純復壯、病蟲害防治、新產品開發等方面研究。”

  在樹皮鄉的丘北德品辣椒種植產銷農民合作社內,來自廣東的買家等待送貨的農戶。合作社負責人表示,廣東、四川、山東等地的買家來都會來這里收購辣椒,收成好的時候,一天成交量可以達到810萬斤。曾經,丘北縣很多鄉鎮交通不便,而且種植戶較為分散,于是合作社應運而生。合作社成立的初衷就是為了給農戶提供一個方便的交易平臺。而在一個小鄉鎮能實現這樣的交易量,是合作社成立之初所沒有想到的。

  在八道哨鄉大布紅村,連片種植的萬壽菊構成了一片美麗的花海,村民們正在花田間采摘鮮花。自2016年以來,丘北縣引進相關企業與當地農戶合作種植萬壽菊,企業按需向農戶提供育苗所需種子、營養袋、專用化肥和農藥,并提供技術指導,同時幫助農戶打通銷路。“萬壽菊”開出了脫貧致富花,2019年,八道哨全鄉種植萬壽菊6000余畝,預計每戶年均收入可達1.46萬元。

  京滬粵的菜籃子

  近年來,文山州立足實際情況,將蔬菜、水果、茶葉、山地牧業、淡水漁業等產業作為全州高原特色農業重點產業進行打造。文山州下轄的硯山縣2012年被認定為第二批國家現代農業示范區,稼依鎮以“公司+基地+農戶+產銷”一體化的外銷生產格局,加大了以蔬菜新品種、新技術、綠色綜合防控等園藝集成技術的示范推廣力度,布局面向國內、輻射東南亞的市場戰略,探索出一條“陽光雨露、綠色生態、和諧共享”的蔬果花產業發展路子,既鼓起了貧困戶的錢袋子,又豐富了京、滬、粵及東南亞國家的菜籃子。

  上海青、甜脆豌豆、豆苗、奶白……初秋,在距離硯山縣城50公里的稼依鎮,硯山縣松南農業開發有限公司近萬畝蔬菜基地內一片忙碌,工人們正在把剛采摘回來的新鮮蔬菜分揀、打包、裝車。“硯山縣適宜的地理條件和氣候條件,可以實現蔬菜四季有收。”公司負責人羅松南表示,“自2009年入駐硯山縣,產品源源不斷銷往廣州、深圳、香港、澳門等地和新加坡、泰國等國家,受到國內外消費者的青睞。”

  以外銷蔬菜為主的“硯菜”,品牌影響力、知名度不斷提升。

  硯山縣依托廣東、上海蔬菜批發市場,實現“產地直銷”。縣內農業企業還與相關企業簽訂蔬菜訂單合同,可以實現每年2千噸“云品入滬”、5萬噸“云品入粵”……以冷鏈、脫水、腌制等為主的蔬菜產品遠銷美國、墨西哥、日本、英國、馬爾代夫等國家和香港、澳門兩個特別行政區,全年出口3.3萬噸,出口總額2.1億元,已經成為云南省蔬菜種植面積最大、種植品種最多的縣。

  三七之鄉的全產業鏈

  星期六清晨,與市區內幽靜的不同,位于文山城南的文山三七國際交易中心人群聚集。“世界三七看中國,中國三七看云南,云南三七看文山”,這是文山人引以為豪的一句話。很多人從全國各地慕名來到文山。

  “三七能治一切血癥。”明代著名醫藥學家李時珍在《本草綱目》中記載道,并將其稱為“金不換”。這棵被譽為“金不換”的“南國神草”為文山帶來了大量的發展機會。

  活血、止血、補血,三七具有廣泛的藥理作用,是典型的中藥大品種,目前有400余類1000余種中藥以三七為主要成分,而三七產品也早已走出國門,銷往日本、新加坡、韓國、馬來西亞、越南等國家,年需求量已突破2萬噸。

  文山得天獨厚的地理位置和光、熱、水、土、氣等條件,使這里成為三七的原產地和主產地,全國95%以上的三七產于文山,產量、出口量居全國首位,被人們稱之為“三七之鄉”。因三七的貴重和獨特的功效促使其由野生轉為人工種植比其他中藥材要早,清代乾隆年間的《開化府志》中有就出現了相關記載。三七和三七產業與當地人民群眾的生產生活息息相關,與經濟社會發展密不可分,從1992年起,文山州委州政府就將三七產業列為支柱產業加以培育和發展。

  一棵三七草,三代匠人心。

  在位于硯山縣盤龍鄉的文山苗鄉三七科技示范園內,三七良種繁育中心、工廠化育苗車間、種質資源圃、百草園、銷售中心、三七初加工生產線、倉儲物流……各門類齊全。

  余育啟是“苗鄉三七”第三代“掌門人”。他介紹說:“我們的苗鄉三七已經成為品牌三七國際化的引導者,示范園集科研、種植、加工、原料及終端產品開發、國內外銷售、服務為一體,是真正高品質的三七全產業鏈。”

  走進苗鄉三七科技示范園的種植棚,一塊土地被分成不同的條塊,寫有北京大學、清華大學、中科院昆明植物所、華大基因、沈陽藥科大學等科研院所字樣的標牌標示其中。三七人工栽培的最大難題是連作障礙。連作是指在同一塊田地上連續種植同一種作物(或同一科作物)。而三七種植對土地要求十分苛刻,一塊土地種植一茬三七之后,十幾年甚至二十幾年內都不能種植第二茬。

  為攻克這一世界性難題,科技示范園提供平臺,與國內外30多家科研院所開展合作,力圖攻克三七連作障礙。

  “科技園在引進科研機構和專家的同時,也進行相關的技術培訓,真正實現了實驗室建在田間、成果轉化在田間、科技人員在田間、培訓在田間。”余育啟介紹說,最重要的是,科技園輸出的產品是良種、技術和標準,走的是一條知識經濟的新路。

  2000年,文山三七產業園區應運而生。隨著產業園區的落成,多家大型企業進駐,逐漸形成了以三七為主的集研發、加工、交易等為一體,產業特色鮮明、服務功能齊全、基礎設施完善、投資效益顯著的產業聚集區。

  目前,文山正在努力打造4個千億元級產業,推動全州經濟社會高質量跨越式發展方面,以三七為重點的中醫藥產業發展便居于首位。2018年,全州以三七為主的中醫藥產業實現業務收入200.1億元,其中三七產業實現收入155.69億元。文山的三七產業正向千億元產值邁進。

上一頁

下一頁

文山州的“山水”致富路

2019-11-18      本刊記者 王蘊聰 秦斌

  “山大石頭多,出門就爬坡。”這曾是對云南文山壯族苗族自治州的寫照。黨的十八大以來,文山州世居的11個民族群眾在當地政府的帶領下生活得到極大改善。以產業發展、脫貧攻堅、生態建設等為依托,文山州走出了一條“山水”致富路。

  云南文山壯族苗族自治州西疇縣因喀斯特地貌占國土面積的75.4%,是云南全省乃至全國石漠化最嚴重的地區之一,山大石頭多、人多耕地少、水土流失嚴重,曾被外國地質專家判定“基本失去人類生存條件的地方”。面對惡劣的生存環境和艱苦的生活條件,西疇人不放棄,他們向大山進發,與石漠抗爭,鑄造了“搬家不如搬石頭,苦熬不如苦干;等不是辦法,干才有希望”的“西疇精神”。

  一直以來,苦干加實干的“西疇精神”為全文山州秉承,特別是進入新時代,更是煥發出新的活力。身處滇東南的文山州,已經從一個貧窮落后的邊疆少數民族地區,逐步發展成為經濟興旺、社會進步、文化繁榮、民族團結、邊疆穩固、人民安居樂業的民族自治州。

  這里有風光旖旎的普者黑、馳名中外的文山三七、甜美的食用玫瑰、無公害的蔬菜……上天賦予的美景和特有的物產,加上各族群眾的勤勞肯干,使得文山州的生活越來越好。

  自發探索“山水”脫貧模式

  文山州的旅游資源得天獨厚。作為云南省旅游發展的新名片,文山“世間罕見、國內獨一無二的喀斯特山水田園風光”,以及民族風情溶于一體。曾經創下高收視率的綜藝節目《爸爸去哪兒》,以及一些熱播影視劇都曾在文山州丘北縣的普者黑取景,這讓普者黑國家濕地公園率先蜚聲全國。

  “普者黑”,彝語,意為“盛滿魚蝦的湖泊”。當地對這里的開發可以追溯到20世紀90年代初。水上田園、彝家水鄉、巖溶濕地、荷花世界、湖泊峰林、鳥魚天堂……泛舟湖上,船從荷間過,人在畫中游,“萬畝荷林”碧波蕩漾。而仙人洞村就位于景區核心地帶。

  仙人洞村,是云南省級貧困縣丘北縣下轄的一個少數民族村落,在這里居住著近千彝族撒尼人。曾經,祖祖輩輩靠打魚為生的撒尼人為了生存背著口袋外出借糧,仙人洞村一度被叫過“口袋村”。

  “我們1992年開始搞旅游,自建的旅店洋不洋土不土,既不像農家樂,也不規范,毫無特點可言。到2013年我們村子的年人均收入也才1萬元左右。”仙人洞村村委會主任范成元是較早帶領村民致富的村干部,因為當時見識有限,辦法少,曾經一度為發展犯愁。

  為了找對路子,從2013年開始,范成元及村“兩委”組織村干部、黨員和村民代表到北京、大理、麗江等地考察,讓村民走出深山開眼界,向省內外做得好的地方“取經”,借鑒發展模式和經驗做法。考察回來后,范成元帶頭對自家旅館進行改建,并聘請專業設計團隊,動員全村對房屋外觀實行一戶一設計。村里的小旅館很快改頭換面,成了深得游客青睞的撒尼特色客棧。

  普者黑成為旅游“爆款”后,為這里的人們帶來了實實在在的致富機遇。仙人洞村村民們就利用自家一切條件,興辦農家樂、客棧、鄉村酒店、民宿等,吸引游客前來觀光旅游。至2018年末,仙人洞村196戶村民年人均純收入增長到了4萬余元,全村經濟凈收入達到4000多萬元,成為名副其實的富裕村。

  依托普者黑的“萬畝荷林”景區,每年6月底至9月初的旺季,仙人洞村經營較好的客棧,每個月的收入甚至可以達到20萬元。范成元說:“現在我們這里的淡、旺季已不明顯了,入住率全年都好。”

  生意越好,越要清醒。“要防止過度商業化。我們要讓本民族的風格保持下去,也能讓越來越多外面的人了解撒尼人的文化和生活。”范成元說。

  在普者黑景區,不只仙人洞撒尼人吃上了旅游飯、走上了致富路,周邊的其他少數民族也沒落下。隨著普者黑景區知名度的提高和游客量的增加,當地住宿、餐飲、土特產、特色旅游等行業呈現出良好的發展態勢。這些新興行業提供就業崗位5000余個,直接創造收入上億元,惠及普者黑、仙人洞、白臉山、菜花箐、阿諾等20余個民族村寨,覆蓋4萬余人。

  “我是聽朋友介紹的普者黑,決定來看看。我在這里已經一周了,感受到了什么叫做真正的慢生活。這里景色比電視上看到的還美,民族風情也濃。”一位從北京獨自來到普者黑的游客感慨說。

  隨著云桂高鐵開通,普者黑旅游發展更加迅速。普者黑高鐵站為文山州地級站,是云桂鐵路州級中心站和滇東南片區唯一設置的客運綜合站,也是師宗經丘北至河口和天保兩個國家級口岸的鐵路中心站。乘坐高鐵從普者黑至昆明僅1小時,至廣西南寧不到3個小時,至廣東廣州不到7個小時,極大地縮短了丘北前往祖國腹地以及沿海發達地區的所需時間,也吸引了更多游客前往普者黑。

  有味道的高原特色產業

  鮮花的香甜,辣椒的辛辣—丘北縣的高原特色產業“很有味道”。

  在阿諾村,初秋的普者黑玫瑰莊園紅、粉、黃、白等色系的玫瑰競相綻放。2013年,丘北縣引進食用玫瑰種植加工,并在普者黑景區建成集休閑、觀光、鮮花食品品嘗為一體的農業觀光莊園。莊園每天雇傭40名左右阿諾村村民,解決了當地農戶常年就業,有效實現了脫貧增收。

  文山的食用玫瑰有花味濃郁、色澤明亮、含糖量高等與生俱來的品種優勢。基于食用玫瑰種植基礎,玫瑰莊園通過“種植+加工+旅游”一二三產業相互聯動,深度融合。游客在這里除了賞花,還可以參與采摘鮮花,親手加工制作鮮花餅、玫瑰醋等體驗活動,更可以選購玫瑰活膚嫩顏皂、玫瑰花粉、凍干玫瑰花、凍干玫瑰花蕾、凍干玫瑰花精粉等玫瑰加工產品。

  丘北縣也被譽為中國辣椒之鄉。在雙龍營鎮近100畝的辣椒試驗田中,來自云南農業大學的鄧博士正帶著幾名學生,對丘北辣椒的連作障礙、提純擴繁進行研究。鄧博士介紹說:“從2004年開始,云南農業大學與丘北縣農業農村局辣椒所合作,在當地征地100畝,對丘北傳統農作物辣椒進行提純復壯、病蟲害防治、新產品開發等方面研究。”

  在樹皮鄉的丘北德品辣椒種植產銷農民合作社內,來自廣東的買家等待送貨的農戶。合作社負責人表示,廣東、四川、山東等地的買家來都會來這里收購辣椒,收成好的時候,一天成交量可以達到810萬斤。曾經,丘北縣很多鄉鎮交通不便,而且種植戶較為分散,于是合作社應運而生。合作社成立的初衷就是為了給農戶提供一個方便的交易平臺。而在一個小鄉鎮能實現這樣的交易量,是合作社成立之初所沒有想到的。

  在八道哨鄉大布紅村,連片種植的萬壽菊構成了一片美麗的花海,村民們正在花田間采摘鮮花。自2016年以來,丘北縣引進相關企業與當地農戶合作種植萬壽菊,企業按需向農戶提供育苗所需種子、營養袋、專用化肥和農藥,并提供技術指導,同時幫助農戶打通銷路。“萬壽菊”開出了脫貧致富花,2019年,八道哨全鄉種植萬壽菊6000余畝,預計每戶年均收入可達1.46萬元。

  京滬粵的菜籃子

  近年來,文山州立足實際情況,將蔬菜、水果、茶葉、山地牧業、淡水漁業等產業作為全州高原特色農業重點產業進行打造。文山州下轄的硯山縣2012年被認定為第二批國家現代農業示范區,稼依鎮以“公司+基地+農戶+產銷”一體化的外銷生產格局,加大了以蔬菜新品種、新技術、綠色綜合防控等園藝集成技術的示范推廣力度,布局面向國內、輻射東南亞的市場戰略,探索出一條“陽光雨露、綠色生態、和諧共享”的蔬果花產業發展路子,既鼓起了貧困戶的錢袋子,又豐富了京、滬、粵及東南亞國家的菜籃子。

  上海青、甜脆豌豆、豆苗、奶白……初秋,在距離硯山縣城50公里的稼依鎮,硯山縣松南農業開發有限公司近萬畝蔬菜基地內一片忙碌,工人們正在把剛采摘回來的新鮮蔬菜分揀、打包、裝車。“硯山縣適宜的地理條件和氣候條件,可以實現蔬菜四季有收。”公司負責人羅松南表示,“自2009年入駐硯山縣,產品源源不斷銷往廣州、深圳、香港、澳門等地和新加坡、泰國等國家,受到國內外消費者的青睞。”

  以外銷蔬菜為主的“硯菜”,品牌影響力、知名度不斷提升。

  硯山縣依托廣東、上海蔬菜批發市場,實現“產地直銷”。縣內農業企業還與相關企業簽訂蔬菜訂單合同,可以實現每年2千噸“云品入滬”、5萬噸“云品入粵”……以冷鏈、脫水、腌制等為主的蔬菜產品遠銷美國、墨西哥、日本、英國、馬爾代夫等國家和香港、澳門兩個特別行政區,全年出口3.3萬噸,出口總額2.1億元,已經成為云南省蔬菜種植面積最大、種植品種最多的縣。

  三七之鄉的全產業鏈

  星期六清晨,與市區內幽靜的不同,位于文山城南的文山三七國際交易中心人群聚集。“世界三七看中國,中國三七看云南,云南三七看文山”,這是文山人引以為豪的一句話。很多人從全國各地慕名來到文山。

  “三七能治一切血癥。”明代著名醫藥學家李時珍在《本草綱目》中記載道,并將其稱為“金不換”。這棵被譽為“金不換”的“南國神草”為文山帶來了大量的發展機會。

  活血、止血、補血,三七具有廣泛的藥理作用,是典型的中藥大品種,目前有400余類1000余種中藥以三七為主要成分,而三七產品也早已走出國門,銷往日本、新加坡、韓國、馬來西亞、越南等國家,年需求量已突破2萬噸。

  文山得天獨厚的地理位置和光、熱、水、土、氣等條件,使這里成為三七的原產地和主產地,全國95%以上的三七產于文山,產量、出口量居全國首位,被人們稱之為“三七之鄉”。因三七的貴重和獨特的功效促使其由野生轉為人工種植比其他中藥材要早,清代乾隆年間的《開化府志》中有就出現了相關記載。三七和三七產業與當地人民群眾的生產生活息息相關,與經濟社會發展密不可分,從1992年起,文山州委州政府就將三七產業列為支柱產業加以培育和發展。

  一棵三七草,三代匠人心。

  在位于硯山縣盤龍鄉的文山苗鄉三七科技示范園內,三七良種繁育中心、工廠化育苗車間、種質資源圃、百草園、銷售中心、三七初加工生產線、倉儲物流……各門類齊全。

  余育啟是“苗鄉三七”第三代“掌門人”。他介紹說:“我們的苗鄉三七已經成為品牌三七國際化的引導者,示范園集科研、種植、加工、原料及終端產品開發、國內外銷售、服務為一體,是真正高品質的三七全產業鏈。”

  走進苗鄉三七科技示范園的種植棚,一塊土地被分成不同的條塊,寫有北京大學、清華大學、中科院昆明植物所、華大基因、沈陽藥科大學等科研院所字樣的標牌標示其中。三七人工栽培的最大難題是連作障礙。連作是指在同一塊田地上連續種植同一種作物(或同一科作物)。而三七種植對土地要求十分苛刻,一塊土地種植一茬三七之后,十幾年甚至二十幾年內都不能種植第二茬。

  為攻克這一世界性難題,科技示范園提供平臺,與國內外30多家科研院所開展合作,力圖攻克三七連作障礙。

  “科技園在引進科研機構和專家的同時,也進行相關的技術培訓,真正實現了實驗室建在田間、成果轉化在田間、科技人員在田間、培訓在田間。”余育啟介紹說,最重要的是,科技園輸出的產品是良種、技術和標準,走的是一條知識經濟的新路。

  2000年,文山三七產業園區應運而生。隨著產業園區的落成,多家大型企業進駐,逐漸形成了以三七為主的集研發、加工、交易等為一體,產業特色鮮明、服務功能齊全、基礎設施完善、投資效益顯著的產業聚集區。

  目前,文山正在努力打造4個千億元級產業,推動全州經濟社會高質量跨越式發展方面,以三七為重點的中醫藥產業發展便居于首位。2018年,全州以三七為主的中醫藥產業實現業務收入200.1億元,其中三七產業實現收入155.69億元。文山的三七產業正向千億元產值邁進。

  • QINB1632.jpg

    普者黑國家濕地公園位于云南省文山壯族苗族自治州丘北縣境內。這里擁有獨特的喀斯特地貌和美麗的山水田園風光,融湖泊、山峰、荷塘及周圍村莊濃郁的民族風情為一體,令游客如置身于畫卷之中,流連忘返。 攝影 秦斌/人民畫報

  • DSC04295.jpg

    普者黑鄉村山水田園風景區內的萬畝荷塘。 攝影 秦斌/人民畫報

  • QINB1428.jpg

    游客在普者黑景區泛舟游覽。普者黑景區由山、湖和田園構成,在景區里乘坐小船游湖,成為欣賞風光的獨特方式。近年來,普者黑景區利用豐富的旅游資源大力發展特色旅游,推出了湖中泛舟、荷塘漫步、農家作客等旅游項目。 攝影 秦斌/人民畫報

  • QINB1568.jpg

    由仙人洞村村委會主任范成元經營的具有彝族 特色的喳喳呀客棧。 攝影 秦斌/人民畫報

  • DJI_0045.jpg

    身著少數民族服裝的仙人洞村村民等待即將開始的篝火晚會。 攝影 秦斌/人民畫報

  • QINB2146.jpg

    普者黑國家濕地公園以水上田園、巖溶濕地、荷花世界、湖泊峰林等景觀著稱。這里山水秀麗、風景如畫,吸引游人前來蕩舟賞景。 攝影 秦斌/人民畫報

  • QINB1255.jpg

    在八道哨鄉大布紅村,連片種植的萬壽菊構成了一片花海。村民們正在花田間采摘。 攝影 秦斌/人民畫報

  • QINB2065.jpg

    村民正在辣椒地中作業。作為丘北縣特色支柱產品的辣椒現在已經暢銷海內外。 攝影 秦斌/人民畫報

  • QINB2470.jpg

    硯山稼依華僑農場收獲僑園梨的農戶。農場種植僑園梨1200余畝,年產值達3500噸。 攝影 秦斌/人民畫報

  • QINB1863.jpg

    新鮮出爐的鮮花餅。成立于2016年的普者黑玫瑰莊園是集種植、研發、休閑、觀光、鮮花食品為一體的農業觀光莊園。 攝影 秦斌/人民畫報

  • cDJI_0191.jpg

    在距離硯山縣城50公里的松南農業開發有限公司蔬菜基地中,來自附近鄉鎮的農戶在緊張地作業。 攝影 王蘊聰/人民畫報

  • QINB2840.jpg

    在文山三七國際交易中心出售的三七根。 攝影 秦斌/人民畫報

  • QINB2609.jpg

    技術人員在苗族三七種植基地農場內的三七土壤改良配方試驗示范區里察看環境濕度和三七種苗生長情況。 攝影 秦斌/人民畫報

  • QINB3032.jpg

    文山學院三七研究院,師生對三七的進行質量檢測。三七研究院可以進行種植環節、病蟲害分析、農藥成分分析、成品質量檢測等的三七全產業鏈質量檢測。 攝影 秦斌/人民畫報

  • QQ截圖20191113151454.png

    三七植株示意圖

上海天天彩选4最新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