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Русский язык???日本語???????Deutsch

當前位置 : 首頁 >> 社會 >> 正文

回到大山的創客們

2019-09-17      撰文 本刊記者 周晨亮;攝影 本刊記者 秦斌

  • QINB1481.jpg

    付丕軍,43歲,朝天區宣河鎮清泉村人。2015年,他組織成立“廣元市朝天區科發中藥材種植專業合作社”,同年還成立了廣元市首個村級返鄉農民工創業信息平臺“清泉村創客驛站”,專為有創業意愿的鄉親們提供技術跟蹤服務和交流平臺。

  • QINB1488.jpg

    付丕軍陸續在清泉村、紅梁村、竹壩村流轉了100多畝林地,建起了天麻育種園和商品天麻栽培示范基地,帶動當地貧困戶在家門口就業。

  • QINB1745.jpg

    趙清軍,52歲,朝天區朝天鎮三灘村人。2015年,趙清軍自帶設備和資金,流轉當地3000畝撂荒地,成立了朝天區最大的藤椒種植專業合作社。

  • QINB1789.jpg

    作為朝天區改革的試驗田,趙清軍帶頭成立的小山窩藤椒種植專業合作社成功開展了經濟林木(果)抵押貸款、供銷社綜合改革、農村資金互助合作社改革三項改革試點,并通過“龍頭企業+合作社+基地+農戶”的產業扶貧新模式,帶動農戶262戶(其中貧困戶53戶62人)實現土地租金、入股分紅、務工收入等多重收益,戶均增收1.8萬元。

  • QINB1315.jpg

    何勇,45歲,朝天區李家鄉老林村人。2017年8月,他帶著占地面積30畝的“老林山莊”民宿項目返鄉創業,帶動當地民宿產業的快速發展。

  • QINB1301.jpg

    何勇的民宿項目建筑風格還原了川北特有的“大院 子”“撮箕口”“尺子拐”“虛腳樓”等民居特色。

< >

  地處秦巴山南麓、山高坡陡的四川省廣元市朝天區,曾是國家級貧困縣,全區六成勞動力外出打工創業。近幾年,很多在外務工有成者,紛紛返鄉創業。富不忘本,一出一回間,是游子反哺鄉梓的情懷。

  返鄉能人,在外,往往功成名就,經濟基礎好,領導和組織能力強,尤其是一些經商人員或者企業主,有管理公司的能力,又有發家致富的經營能力,在本村村民中有較高威望,回到鄉村后,能夠迅速進入角色,起到良好的效果。

  朝天區相關負責人介紹,能人返鄉當帶頭人,辦法多、干勁足,在政府的積極引導下,他們積極投入對家鄉的全覆蓋“幫扶”,一方方“落后的鄉土”搖身變為“希望的田野”。

  付丕軍:“天麻大王”的鄉土情結

  “我以前一直在甘肅隴南一帶從事天麻的栽培和收購,事業雖有小成,但心里一直空落落的。”2015年,39歲的付丕軍懷揣對故土的思念,回到闊別近20年的家鄉——朝天區宣河鎮清泉村。

  他說:“感覺人一下子踏實啦!”

  “鄉親們大部分還是進行傳統農耕,沒有什么特色產業。”家鄉的貧困刺痛了付丕軍的心。怎樣才能帶動父老鄉親擺脫貧困,致富奔小康?付丕軍經過多方考察,決定利用自己多年累積下來的栽種技術、成熟的銷售渠道,以及家鄉產業的空白重操舊業,帶領鄉親們發展天麻種植。

  “我們這里平均海拔在800米以上,自然林業資源豐富,氣候濕潤,非常適合天麻等中藥材的種植。”為打消鄉親們心中的顧慮,付丕軍陸續在清泉村、紅梁村、竹壩村流轉了100多畝林地,建起了天麻育種園和商品天麻栽培示范基地。“只要基地產生了好的效益,自然就有人愿意跟著我一起干。另外,我們還提供種子采購、技術指導、銷售等‘一條龍’服務。”付丕軍說。

  “年齡大了,出去務工不好找工作,在家辛辛苦苦刨幾分地還不夠糊嘴。”清泉村一組已年逾60的村民黃長方、黃長貴兄弟倆和許多保持觀望的群眾一樣,選擇到基地務工試試看,“周邊有50多戶農戶在基地里長期務工,一年下來,一個人少說也能掙個萬把塊錢,還免費學到了技術,一舉多得。”

  2016年,付丕軍栽種的第一批天麻開始采收。“發展天麻就是付丕軍為我們幾個村開出的脫貧‘良方’。”宣河鎮黨委副書記韓圳說,“試種第一年,一個個天麻大得跟紅薯一樣,共收了8萬多斤,產值近百萬元。”鄉親們在驚嘆之余,終于打消顧慮,要跟付丕軍一起干出個名堂來。

  為讓更多的鄉親們加入到發展天麻產業的隊伍中來,2015年,付丕軍組織成立了“廣元市朝天區科發中藥材種植專業合作社”,同年還成立了廣元市首個村級返鄉農民工創業信息平臺“清泉村創客驛站”,專為有創業意愿的鄉親們提供技術跟蹤服務和交流平臺。

  “2016年,僅紅梁、竹壩兩個貧困村的種植基地,直接參與的貧困戶就達35戶,帶動發展農戶72戶。”付丕軍一心為家鄉發展、為鄉親致富的事跡廣為流傳。同年,他先后被聘為朝天區科技特派員、廣元市科技特派員。

  4年多來,作為科技特派員的付丕軍先后定點聯系幫扶宣河鎮竹壩村、紅梁村,臨溪鄉黨家村、四新村,小安鄉龍燈村、全勝村,文安鄉葛家村等十余個貧困村,足跡遍布朝天的山山水水,幫助當地群眾致富,被他們稱為“天麻大王”。

  黨家村貧困戶李榮龍一提起付丕軍,就直豎大拇指。2016年,李榮龍在付丕軍的幫助下,種起了天麻,先是幾分地,再是一畝地,今年已發展到近兩畝的規模。“順順利利摘了窮帽子不說,今年毛收入四五萬元也是沒問題的。”

  “不施肥,不打藥,不除草”,是付丕軍種植天麻一直堅持的三大原則。翻開付丕軍的工作記錄冊,密密麻麻記錄著合作社各農戶種植情況的數據。2018年,付丕軍到幫聯村開展技術培訓12次,培訓近千人次,入戶進行技術指導跟蹤服務超過百次,電話解疑釋惑次數多到“無法計算”。

  如今,國家層面關于推動天麻產業藥食同源的申報正取得實質進展,付丕軍覺得自己一直堅持發展商品天麻栽培的路子走對了。一旦天麻在全國實現藥食同源,不僅對他來說是一次“打開市場的發展機遇”,對他身后的合作社的100多戶鄉親來說更是捧得了脫貧致富的“金飯碗”。

  趙清軍:滿山藤椒化鄉愁

  從嘉陵江邊抬頭仰望煙燈山,公路就像孩子隨意在墻上畫的線,歪歪扭扭蜿蜒而上。汽車吭哧吭哧在線上爬行,斜進山埡后,“之”字形道路轉彎更急。總共5公里的山路,汽車爬了40分鐘,才終于駛進了三灘村的小山窩。

  這樣的環境,好不容易走出去,趙清軍為何要返鄉創業?

  “這是我們的根,打多少年工,掙多少錢,總得要回來。”來到趙清軍石頭高壘的院壩,一眼望出去,幾十公里外的連綿青山,如煙如幻。

  鄉愁是趙清軍和眾多返鄉創業人士心中的結。他20世紀80年代隨哥哥外出務工,從建筑小工干起,逐漸成立起了自己的勞務公司,常年拉著幾百人的隊伍到處施工,還曾承建過投資上億元的路橋隧道項目。但鄉愁一直牽著他對家的眷戀。

  “要讓鄉親們跟我一起富起來,心里才踏實。”推進鄉村振興,首要的切入點就是“產業興旺”。趙清軍返鄉創業瞄準了“生態文章”。2015年,趙清軍自帶挖掘機、翻斗車等,千里歸來,自投300萬元修了5公里山路,投資上千萬元流轉了3000畝撂荒地種植藤椒。如今,滿山藤椒青枝搖曳。曾經有52戶村民,因為外遷,只剩4戶的貧困村,又現生機。部分村民跟隨趙清軍的腳步,回鄉務工創業,修房造屋,山間的新房,和他們盼望的好日子一樣亮堂。

  “除了土地入股的分紅,我們老兩口平時在基地務工一年收入就有4萬多元。”55歲的三灘村十組村民寧興榮介紹說。

  4年間,朝天區小山窩藤椒種植專業合作社共流轉三灘村與煙燈村退耕還林地3150畝,種植藤椒15萬余株,并于2017年實現初掛果,共采收藤椒20余噸,產值達到30余萬元。2019年,全面初掛果后,藤椒采收量將達80余噸,產值可達120余萬元。

  “小山窩藤椒種植專業合作社自成立以來,積極盤活土地資源,破解傳統藤椒種植‘小散弱’困境,成為撬動群眾脫貧增收、鄉村振興發展的有力杠桿。”朝天鎮黨委書記張祥介紹說,作為朝天區改革的試驗田,“小山窩”成功開展了經濟林木(果)抵押貸款、供銷社綜合改革、農村資金互助合作社改革三項改革試點,并通過“龍頭企業+合作社+基地+農戶”的產業扶貧新模式,帶動農戶262戶(其中貧困戶5362人)實現土地租金、入股分紅、務工收入等多重收益,戶均增收1.8萬元。

  “說不出的高興,脫貧也有信心了。”煙燈村五組貧困戶胡廷文,雖然今年已63歲,但還是家里的主要勞動力。他感慨說,兒媳婦早年離家出走,兒子幾乎全部精力都用在了照顧患有聽力障礙的孫子身上,而他們老兩口由于年齡大了,外出務工也有困難,生活一度陷入困境。多虧了趙清軍的帶動,讓他們現在不但在家門口就能掙到錢,還能把家里照顧得妥妥當當,生活又有了盼頭。

  去年,在流動資金吃緊的狀態下,趙清軍通過返鄉創業分險(扶貧小額信貸分險)基金貸款100萬元。“有了政府的這個基金,返鄉創業者無須抵押擔保,就能獲得銀行貸款,真是及時雨。”趙清軍指著長勢蔥郁的藤椒林說,政府的傾力扶持,給人希望和信心,“下一步我們還要搞鄉村旅游,帶動村民開農家樂,發展生態養殖,小山窩發展前景更美好。”

  何勇:“小房間”撐起“大夢想”

  “國家提出的鄉村振興戰略,真是鼓舞人心!”朝天區李家鄉老林村村民何勇興奮地說。

  “心里充滿希望,民宿這個事情搞得,機不可失。”有些“急性子”的何勇立馬“拉上人馬”,熱火朝天地在自家老宅里搞起民宿來。

  何勇,今年45歲,18歲時當兵離開家鄉直至2005年轉業開始從商。經過在商場十余年的起起伏伏,如今在北京經營著一家以智能水表的銷售、安裝、維修及技術咨詢服務為主要業務的公司,“手下養活著十幾口人”。

  “小時候,家鄉都很窮的,四周都是山,又沒有路,基本就是‘出門靠走、通訊靠吼’的閉塞狀態,能吃飽飯就不錯了。那時候,人人都會想著怎么走出這個‘窮窩’。”何勇說。

  “但在外面待久了,還是會想念兒時老家的吊腳樓、老木屋。”

  在何勇的心里,一直有著要回鄉為家鄉人民做點事兒的心愿。隨著國家提出鄉村振興戰略規劃,何勇覺得“是時候返鄉創業了”。

  “說起來也巧,家里的老宅子要翻新,又趕上區政府鼓勵發展農旅產業。當時就想為何不擴大點規模,直接搞個民宿呢?”講起搞民宿的起因,何勇說,“只是天時、地利、人和的機緣。”

  認準就要搞,“怎么搞不得呢?這么好的時代,要大膽點。”4年前,許久沒回老家的何勇回了趟老家辦事。令他驚訝的是,老家的發展變化已大大超出他的想象,特別是隨著老林村所在的曾家山被評為國家AAAA級旅游風景區和四川省首批十大消夏度假旅游區,老林村的旅游發展迎來難得的好機遇。

  20178月,占地面積30畝的“老林山莊”民宿項目開始動工,何勇的新時期鄉村夢在此“啟航”。“前后投入了1500多萬元,壓力很大,但對前景有信心。”正在指揮工人卸磚的何勇有著自己的“小算盤”。

  “65間客房,同時可接待200余人,平均一天住宿流水能有兩萬多元,加上餐飲和土特產品,有賬算。”何勇掰著指頭算細賬,“小房間”撐起“大夢想”。

  何勇的民宿項目最大的亮點是配套修建了一所“老林村家風家訓館”,館內涉及全村17個姓氏、25位鄉賢,通過家風家訓名言警句、村規民約、老林姓氏家訓、老物件收集保護等板塊展示老林村的人文歷史。此外,民宿的建筑風格還保留了川北特有的“大院子”“撮箕口”“尺子拐”“虛腳樓”等民居特色。

  “你看這本子上密密麻麻的電話號碼,都是客人要求預訂房間的。”充實的客源讓何勇“底氣十足”。

  為了保證民宿的綠色飲食,何勇堅持自己種菜養豬,保證不用化肥、農藥。“別人來圖什么?無非是環境和服務,還有特色。”

  何勇融合“外來經”和“本地經”,打出美麗鄉村“特色牌”,“在吃住玩中融合本地習俗,以李家舞獅、李家耍鑼鼓、麻柳刺繡、平溪儺戲等特色民俗展演方式來保護傳承川北民間文化。真正讓游客玩得開心,住得舒服。”

  隨著老林山莊2019720日開始營業,老林村更熱鬧了,重慶、成都、南充的游客都會慕名而來。隨之,更多的村民也開始翻新自家宅院,辦起了民宿。民宿在老林村火了,帶動村民的口袋鼓了。何勇介紹說,老林山莊能創造長期就業崗位110個,優先聘用當地貧困戶,帶動村民共同致富。

  當問起擔不擔心同行競爭時,何勇爽快地說:“沒啥可擔心的,我還計劃幫助周邊20家農戶集中保護性改建成川北民居,讓更多的村民在家門口就業致富,讓老林村舊貌換新顏呢。”

上一頁

下一頁

回到大山的創客們

2019-09-17      撰文 本刊記者 周晨亮;攝影 本刊記者 秦斌

  地處秦巴山南麓、山高坡陡的四川省廣元市朝天區,曾是國家級貧困縣,全區六成勞動力外出打工創業。近幾年,很多在外務工有成者,紛紛返鄉創業。富不忘本,一出一回間,是游子反哺鄉梓的情懷。

  返鄉能人,在外,往往功成名就,經濟基礎好,領導和組織能力強,尤其是一些經商人員或者企業主,有管理公司的能力,又有發家致富的經營能力,在本村村民中有較高威望,回到鄉村后,能夠迅速進入角色,起到良好的效果。

  朝天區相關負責人介紹,能人返鄉當帶頭人,辦法多、干勁足,在政府的積極引導下,他們積極投入對家鄉的全覆蓋“幫扶”,一方方“落后的鄉土”搖身變為“希望的田野”。

  付丕軍:“天麻大王”的鄉土情結

  “我以前一直在甘肅隴南一帶從事天麻的栽培和收購,事業雖有小成,但心里一直空落落的。”2015年,39歲的付丕軍懷揣對故土的思念,回到闊別近20年的家鄉——朝天區宣河鎮清泉村。

  他說:“感覺人一下子踏實啦!”

  “鄉親們大部分還是進行傳統農耕,沒有什么特色產業。”家鄉的貧困刺痛了付丕軍的心。怎樣才能帶動父老鄉親擺脫貧困,致富奔小康?付丕軍經過多方考察,決定利用自己多年累積下來的栽種技術、成熟的銷售渠道,以及家鄉產業的空白重操舊業,帶領鄉親們發展天麻種植。

  “我們這里平均海拔在800米以上,自然林業資源豐富,氣候濕潤,非常適合天麻等中藥材的種植。”為打消鄉親們心中的顧慮,付丕軍陸續在清泉村、紅梁村、竹壩村流轉了100多畝林地,建起了天麻育種園和商品天麻栽培示范基地。“只要基地產生了好的效益,自然就有人愿意跟著我一起干。另外,我們還提供種子采購、技術指導、銷售等‘一條龍’服務。”付丕軍說。

  “年齡大了,出去務工不好找工作,在家辛辛苦苦刨幾分地還不夠糊嘴。”清泉村一組已年逾60的村民黃長方、黃長貴兄弟倆和許多保持觀望的群眾一樣,選擇到基地務工試試看,“周邊有50多戶農戶在基地里長期務工,一年下來,一個人少說也能掙個萬把塊錢,還免費學到了技術,一舉多得。”

  2016年,付丕軍栽種的第一批天麻開始采收。“發展天麻就是付丕軍為我們幾個村開出的脫貧‘良方’。”宣河鎮黨委副書記韓圳說,“試種第一年,一個個天麻大得跟紅薯一樣,共收了8萬多斤,產值近百萬元。”鄉親們在驚嘆之余,終于打消顧慮,要跟付丕軍一起干出個名堂來。

  為讓更多的鄉親們加入到發展天麻產業的隊伍中來,2015年,付丕軍組織成立了“廣元市朝天區科發中藥材種植專業合作社”,同年還成立了廣元市首個村級返鄉農民工創業信息平臺“清泉村創客驛站”,專為有創業意愿的鄉親們提供技術跟蹤服務和交流平臺。

  “2016年,僅紅梁、竹壩兩個貧困村的種植基地,直接參與的貧困戶就達35戶,帶動發展農戶72戶。”付丕軍一心為家鄉發展、為鄉親致富的事跡廣為流傳。同年,他先后被聘為朝天區科技特派員、廣元市科技特派員。

  4年多來,作為科技特派員的付丕軍先后定點聯系幫扶宣河鎮竹壩村、紅梁村,臨溪鄉黨家村、四新村,小安鄉龍燈村、全勝村,文安鄉葛家村等十余個貧困村,足跡遍布朝天的山山水水,幫助當地群眾致富,被他們稱為“天麻大王”。

  黨家村貧困戶李榮龍一提起付丕軍,就直豎大拇指。2016年,李榮龍在付丕軍的幫助下,種起了天麻,先是幾分地,再是一畝地,今年已發展到近兩畝的規模。“順順利利摘了窮帽子不說,今年毛收入四五萬元也是沒問題的。”

  “不施肥,不打藥,不除草”,是付丕軍種植天麻一直堅持的三大原則。翻開付丕軍的工作記錄冊,密密麻麻記錄著合作社各農戶種植情況的數據。2018年,付丕軍到幫聯村開展技術培訓12次,培訓近千人次,入戶進行技術指導跟蹤服務超過百次,電話解疑釋惑次數多到“無法計算”。

  如今,國家層面關于推動天麻產業藥食同源的申報正取得實質進展,付丕軍覺得自己一直堅持發展商品天麻栽培的路子走對了。一旦天麻在全國實現藥食同源,不僅對他來說是一次“打開市場的發展機遇”,對他身后的合作社的100多戶鄉親來說更是捧得了脫貧致富的“金飯碗”。

  趙清軍:滿山藤椒化鄉愁

  從嘉陵江邊抬頭仰望煙燈山,公路就像孩子隨意在墻上畫的線,歪歪扭扭蜿蜒而上。汽車吭哧吭哧在線上爬行,斜進山埡后,“之”字形道路轉彎更急。總共5公里的山路,汽車爬了40分鐘,才終于駛進了三灘村的小山窩。

  這樣的環境,好不容易走出去,趙清軍為何要返鄉創業?

  “這是我們的根,打多少年工,掙多少錢,總得要回來。”來到趙清軍石頭高壘的院壩,一眼望出去,幾十公里外的連綿青山,如煙如幻。

  鄉愁是趙清軍和眾多返鄉創業人士心中的結。他20世紀80年代隨哥哥外出務工,從建筑小工干起,逐漸成立起了自己的勞務公司,常年拉著幾百人的隊伍到處施工,還曾承建過投資上億元的路橋隧道項目。但鄉愁一直牽著他對家的眷戀。

  “要讓鄉親們跟我一起富起來,心里才踏實。”推進鄉村振興,首要的切入點就是“產業興旺”。趙清軍返鄉創業瞄準了“生態文章”。2015年,趙清軍自帶挖掘機、翻斗車等,千里歸來,自投300萬元修了5公里山路,投資上千萬元流轉了3000畝撂荒地種植藤椒。如今,滿山藤椒青枝搖曳。曾經有52戶村民,因為外遷,只剩4戶的貧困村,又現生機。部分村民跟隨趙清軍的腳步,回鄉務工創業,修房造屋,山間的新房,和他們盼望的好日子一樣亮堂。

  “除了土地入股的分紅,我們老兩口平時在基地務工一年收入就有4萬多元。”55歲的三灘村十組村民寧興榮介紹說。

  4年間,朝天區小山窩藤椒種植專業合作社共流轉三灘村與煙燈村退耕還林地3150畝,種植藤椒15萬余株,并于2017年實現初掛果,共采收藤椒20余噸,產值達到30余萬元。2019年,全面初掛果后,藤椒采收量將達80余噸,產值可達120余萬元。

  “小山窩藤椒種植專業合作社自成立以來,積極盤活土地資源,破解傳統藤椒種植‘小散弱’困境,成為撬動群眾脫貧增收、鄉村振興發展的有力杠桿。”朝天鎮黨委書記張祥介紹說,作為朝天區改革的試驗田,“小山窩”成功開展了經濟林木(果)抵押貸款、供銷社綜合改革、農村資金互助合作社改革三項改革試點,并通過“龍頭企業+合作社+基地+農戶”的產業扶貧新模式,帶動農戶262戶(其中貧困戶5362人)實現土地租金、入股分紅、務工收入等多重收益,戶均增收1.8萬元。

  “說不出的高興,脫貧也有信心了。”煙燈村五組貧困戶胡廷文,雖然今年已63歲,但還是家里的主要勞動力。他感慨說,兒媳婦早年離家出走,兒子幾乎全部精力都用在了照顧患有聽力障礙的孫子身上,而他們老兩口由于年齡大了,外出務工也有困難,生活一度陷入困境。多虧了趙清軍的帶動,讓他們現在不但在家門口就能掙到錢,還能把家里照顧得妥妥當當,生活又有了盼頭。

  去年,在流動資金吃緊的狀態下,趙清軍通過返鄉創業分險(扶貧小額信貸分險)基金貸款100萬元。“有了政府的這個基金,返鄉創業者無須抵押擔保,就能獲得銀行貸款,真是及時雨。”趙清軍指著長勢蔥郁的藤椒林說,政府的傾力扶持,給人希望和信心,“下一步我們還要搞鄉村旅游,帶動村民開農家樂,發展生態養殖,小山窩發展前景更美好。”

  何勇:“小房間”撐起“大夢想”

  “國家提出的鄉村振興戰略,真是鼓舞人心!”朝天區李家鄉老林村村民何勇興奮地說。

  “心里充滿希望,民宿這個事情搞得,機不可失。”有些“急性子”的何勇立馬“拉上人馬”,熱火朝天地在自家老宅里搞起民宿來。

  何勇,今年45歲,18歲時當兵離開家鄉直至2005年轉業開始從商。經過在商場十余年的起起伏伏,如今在北京經營著一家以智能水表的銷售、安裝、維修及技術咨詢服務為主要業務的公司,“手下養活著十幾口人”。

  “小時候,家鄉都很窮的,四周都是山,又沒有路,基本就是‘出門靠走、通訊靠吼’的閉塞狀態,能吃飽飯就不錯了。那時候,人人都會想著怎么走出這個‘窮窩’。”何勇說。

  “但在外面待久了,還是會想念兒時老家的吊腳樓、老木屋。”

  在何勇的心里,一直有著要回鄉為家鄉人民做點事兒的心愿。隨著國家提出鄉村振興戰略規劃,何勇覺得“是時候返鄉創業了”。

  “說起來也巧,家里的老宅子要翻新,又趕上區政府鼓勵發展農旅產業。當時就想為何不擴大點規模,直接搞個民宿呢?”講起搞民宿的起因,何勇說,“只是天時、地利、人和的機緣。”

  認準就要搞,“怎么搞不得呢?這么好的時代,要大膽點。”4年前,許久沒回老家的何勇回了趟老家辦事。令他驚訝的是,老家的發展變化已大大超出他的想象,特別是隨著老林村所在的曾家山被評為國家AAAA級旅游風景區和四川省首批十大消夏度假旅游區,老林村的旅游發展迎來難得的好機遇。

  20178月,占地面積30畝的“老林山莊”民宿項目開始動工,何勇的新時期鄉村夢在此“啟航”。“前后投入了1500多萬元,壓力很大,但對前景有信心。”正在指揮工人卸磚的何勇有著自己的“小算盤”。

  “65間客房,同時可接待200余人,平均一天住宿流水能有兩萬多元,加上餐飲和土特產品,有賬算。”何勇掰著指頭算細賬,“小房間”撐起“大夢想”。

  何勇的民宿項目最大的亮點是配套修建了一所“老林村家風家訓館”,館內涉及全村17個姓氏、25位鄉賢,通過家風家訓名言警句、村規民約、老林姓氏家訓、老物件收集保護等板塊展示老林村的人文歷史。此外,民宿的建筑風格還保留了川北特有的“大院子”“撮箕口”“尺子拐”“虛腳樓”等民居特色。

  “你看這本子上密密麻麻的電話號碼,都是客人要求預訂房間的。”充實的客源讓何勇“底氣十足”。

  為了保證民宿的綠色飲食,何勇堅持自己種菜養豬,保證不用化肥、農藥。“別人來圖什么?無非是環境和服務,還有特色。”

  何勇融合“外來經”和“本地經”,打出美麗鄉村“特色牌”,“在吃住玩中融合本地習俗,以李家舞獅、李家耍鑼鼓、麻柳刺繡、平溪儺戲等特色民俗展演方式來保護傳承川北民間文化。真正讓游客玩得開心,住得舒服。”

  隨著老林山莊2019720日開始營業,老林村更熱鬧了,重慶、成都、南充的游客都會慕名而來。隨之,更多的村民也開始翻新自家宅院,辦起了民宿。民宿在老林村火了,帶動村民的口袋鼓了。何勇介紹說,老林山莊能創造長期就業崗位110個,優先聘用當地貧困戶,帶動村民共同致富。

  當問起擔不擔心同行競爭時,何勇爽快地說:“沒啥可擔心的,我還計劃幫助周邊20家農戶集中保護性改建成川北民居,讓更多的村民在家門口就業致富,讓老林村舊貌換新顏呢。”

  • QINB1481.jpg

    付丕軍,43歲,朝天區宣河鎮清泉村人。2015年,他組織成立“廣元市朝天區科發中藥材種植專業合作社”,同年還成立了廣元市首個村級返鄉農民工創業信息平臺“清泉村創客驛站”,專為有創業意愿的鄉親們提供技術跟蹤服務和交流平臺。

  • QINB1488.jpg

    付丕軍陸續在清泉村、紅梁村、竹壩村流轉了100多畝林地,建起了天麻育種園和商品天麻栽培示范基地,帶動當地貧困戶在家門口就業。

  • QINB1745.jpg

    趙清軍,52歲,朝天區朝天鎮三灘村人。2015年,趙清軍自帶設備和資金,流轉當地3000畝撂荒地,成立了朝天區最大的藤椒種植專業合作社。

  • QINB1789.jpg

    作為朝天區改革的試驗田,趙清軍帶頭成立的小山窩藤椒種植專業合作社成功開展了經濟林木(果)抵押貸款、供銷社綜合改革、農村資金互助合作社改革三項改革試點,并通過“龍頭企業+合作社+基地+農戶”的產業扶貧新模式,帶動農戶262戶(其中貧困戶53戶62人)實現土地租金、入股分紅、務工收入等多重收益,戶均增收1.8萬元。

  • QINB1315.jpg

    何勇,45歲,朝天區李家鄉老林村人。2017年8月,他帶著占地面積30畝的“老林山莊”民宿項目返鄉創業,帶動當地民宿產業的快速發展。

  • QINB1301.jpg

    何勇的民宿項目建筑風格還原了川北特有的“大院 子”“撮箕口”“尺子拐”“虛腳樓”等民居特色。

上海天天彩选4最新开奖结果查询